秋日十二風物

風醬醬的人生才不會爬滿虱子:

 

秋風秋雨秋意濃。秋應為黃葉,雨不厭青苔。在秋風裡行走,看落葉紛飛,總會溢出幾許感傷來。

秋本就是閒適恬淡、充滿遐想的季節。古人逢秋,總睹物而生情。醉翁之意,在乎山水之間也。其實,那些秋日的風物,帶給你的,是峰迴路轉柳暗花明的怡然自得,還是千折百回山窮水盡的黯然失色,完全在你的調整與梳理。

 

荔枝灣·殘荷

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

荷因繁茂而美,也因衰敗而美。一場秋風掠過,季節褪去了喧嘩的模樣,白荷凋落,荷葉枯敗。坐在荷池邊,靜靜地聽著雨點打枯荷的聲音,別有一種冷清蕭瑟的詩情。賞枯荷,如看人生,總會有起起伏伏。若如荷,喧囂時不失本色,落寞時,也別有一番風致,便好。

廣州荔枝灣以殘荷聞名。要欣賞那荔枝灣,最好是細細秋雨到來的時候,撐一葉扁舟,品天地之悠悠。賞景,亦是賞心情。殘荷聽雨,便是最好的意境了。

看慣西風吹落葉,楓紅不願題詩。傷懷轉痛百年池,蓮蓬人摘去,取藕斷纖絲。剩與枯殘隨水浪,寒冰未鎖心癡。任憑冷露並霜欺,根須泥裡睡,春後發新枝。

 

普陀山·涼霧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

秋日多霧,其勢洶洶,奔流不可阻擋;其形自在,變幻無法描摹。“起從水面縈層嶂,猶似簾中見畫屏。”一場好的霧,仿佛有一彎斜月沉沉而藏,又恰似有如花美人隔霧而望,讓人幾欲飛仙而去,於是怦然心動,由此引得文人墨客爭相歌詠。

霧鎖普陀,氤氳縹緲,這海上佛國在薄霧的遮蔽下時隱時現,如夢如幻,由此更添幾分秀色。此時若是煮上一杯茶,茗香四溢時,或可有“山茗煮時秋霧碧,玉杯斟處彩霞鮮”的風雅,悠然自得,回味無窮。

從風疑細雨,映日似浮塵。賞得久了,也能陷入無際的遐思中,悟出一絲禪意來。每一個人都在這涼霧中匆匆來去,又有誰人能心存定力地把眼前這花花綠綠的幻象看個清楚弄個明白呢?

 

錢塘江·秋潮

錢塘有潮,有詩贊曰:秋滿湖天八月中,潮頭萬丈駕西風。雲驅蛟蜃雷霆鬥,水激鯤鵬渤澥空。

丹桂飄香的季節,也正是觀潮的好時候。每年農曆八月,錢塘潮水怒漲,中秋節後三日,更達頂峰。“白馬奔騰,銀山傾倒。”每逢此時,車馬紛紛,遊人如織,不絕於途。古人觀潮,總會油然而生身世之感。如蘇軾,感歎自己由京城調任在外,身世悠悠,居無定所,潮去潮來起落不定。

驚濤駭浪許久,生活依舊將歸於平靜。其實之于宇宙與人生,只有平淡才是真實而恒常的,淡泊寧靜,才能於悠然自得中。寵辱不驚,坐看白雲卷舒,此種淡泊平懷,便是人生真味。

 

廿四橋·明月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

千百年來,文人墨客有機會到揚州,沒有不去尋找二十四橋的;沒有機會來揚州的亦是魂牽夢繞,心嚮往之。一想到二十四橋洞簫,就想到月照青石板,想到小橋流水,想到酒醇茶香的雨巷,最無法忘懷的,便是那一輪明月了。月朗清輝,最是相思無眠。靜靜月夜,密密的星雲如同撒了一把珍珠,鑲嵌在絲絨藍般的蒼穹上,一泄溫柔輕蒙的銀光,幾片朦朧的遊雲,一彎新月在天邊,好一番良辰美景。秋高月圓,是詩人的風雅,是隱士的高古,是禪者的清涼。放下勞頓,品茗聽琴,賞月供燈,靜坐觀心,談禪論道,豈不樂哉。

 

紙鷂城·風箏

窗外忽傳鸚鵡語,風箏吹落屋簷西。

古人放風箏,有“戚高紙鳶望天流,滯運流曬好運到,長命富貴步步高。”的民謠和傳說。秋高氣爽的天氣,風開始吹猛了,雨水卻少,到海邊、江邊、湖邊,只要有一片空曠的地方,就是放風箏的好去處。風箏之魅力,其形色彩繽紛,其聲悅耳動聽,其飛姿態萬千,其藝老少皆宜。

廣東陽江與山東濰坊都是有名的紙鳶城,春天與秋天,那裡的人們總會惦記著放幾回風箏。“紙花如雪滿天飛,嬌女秋千打四圍。五色羅裙風擺動,好將蝴蝶鬥春歸。”風箏入詩,詩意的生活裡便鮮活起來,有了風箏的起舞,秋天更加亮麗動人。心隨著風箏一起飛上天空,總是一件無比快樂的事。

 

松江畔·蓴鱸

晉人張翰在洛,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苑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適忘,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

似乎無論走多久,走多遠,老家總像一根長長的繩,牽著自己的腳。關於“蓴鱸之思”,他自己有詩為證:“秋分起兮佳景時,吳江水兮鱸正肥,三千里兮家未歸,恨難得兮仰天悲。蓴菜與鱸魚都是江南名產,每每在舌尖縈繞,百轉千回,鮮活如昔,無法淡去。

 “蓴鱸之思”,從來就不只是對鶯飛草長、如夢如憶的江南的念想,更是對那種桑田日暖的詩性時光的眷念。一碗蓴菜鱸魚羹,三杯兩盞淡酒,這是一種散慮逍遙的生命情態。

 

西子湖·梧桐

睡起秋色無覓處,滿階梧桐月明中。西子湖四季皆景,但深秋卻最有韻味。湖山、樹葉、秋水、夕陽,都是慢慢的暖色情調,如同一幅色彩濃郁的天然油畫。

梧桐一葉落,天下盡知秋。出現在古人詩中的梧桐,大多在秋月秋風秋雨之中,與之相隨的,總是悲傷愁苦的心情。人煙寒橘柚,秋色老梧桐。秋天的梧桐樹,望上去的確很蕭索。枯黃的幾片葉子,突兀乾瘦的枝幹。秋風秋雨如期而至,灰色的蒼穹下,葉子愈發稀疏,枝幹愈發寂寞。踏在黃葉滿地的樹下,此情此景,令你也不禁發出“天若有情天亦老”的歎息。

 

嶽麓山·楓葉

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那抹醉紅,總是在深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當年杜牧行走在南國的岳麓山時,夕陽晚照下,那楓葉流丹、層林盡染、滿山雲錦、如爍彩霞相輝映的景象,讓他如癡如醉,停車領略。“小楓一夜偷天酒,卻倩孤松掩醉容。”古人是喜好賞楓的。當霜清霧冷、萬木飄零、百花凋謝,寒霜涼風中卻千葉競紅,此般美景人生出無盡的遐想來。

無論是行走在嶽麓山,或是北京西山、蘇州天平山或是南京棲霞山,當你看到那紅葉,看到色彩飽和的紅葉落滿山溪,相信你也會為之情動。年年紅豔年年醉,那飛舞的紅葉,不正詮釋著對生命的意義嗎。

 

蓮花湖·秋藕

荷是拋在夏日裡接天蓮葉無窮碧上的媚眼。藕是橫陳在秋光裡菊黃蟹紅中的玉色。“荷蓮一身寶,秋藕最補人。”秋令時節,正是南方鮮藕應市之時。還沒吃,說到這字,咽下口水的同時,也會冒出要幾句和它相關的詩詞:“紅藕香殘玉簟秋”、“紅藕花多映碧闌”、“晚秋紅藕裡,十宿寄漁船。”興許,秋藕生來就是給人們當情調吃的。剛出塘的蓮藕,白嫩嫩水汪汪,宛若美人玉臂。而經過長時間的燉煮,連排骨這樣的葷食都能沾染上蓮藕的清香,用嘴嘬一嘬,清香至心,詩意無比。生活的滋味,其實往往蘊藉在這些平常日子裡。工作之餘,煮兩節糯米藕,享用上片刻矯情的功夫,那是多麼世俗又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洛陽鎮·銀杏

秋風肅起,大雁南飛時,銀杏便開始了一年中最為華麗的篇章。與大多數植物不同,秋天的銀杏葉並沒有捲曲、枯萎,反而綻放出燦燦的金色。從遠處看去,就像是天邊升起了一抹金色的霞光。古人喜歡銀杏,因其秋天金黃可掬,給人以華貴之感。“鵝毛贈千里,所重以其人,鴨腳雖百個,得這誠可珍。”昔日文人雅士好以銀杏葉相互饋贈,就像安徒生童話裡經常出現的被壓在書本中的玫瑰花一樣,表示著戀戀好感,惠而不費,暗香殘留。

觀賞銀杏葉,最美的時光莫過於清晨和黃昏了。滿地的銀杏葉鍍上了一層黃金,如果再映襯一些古村落的霧靄和炊煙,或者斑駁古牆落日餘暉,那簡直就是一幅絕美的秋景畫了。看看秋葉舞,來點鄉間野菜,好一個愜意的浮生秋日閑。

 

憶桑梓·月餅

古往今來,秋天一到,人們收黃豆,掰玉米,拾棉花,哪怕忙得斷人腸,中秋佳節之際,人們依然要放下手中的活兒上街買月餅。

月餅是個十分溫情的東西。舊時每每收到月餅,都能讓人打心底感到特別溫暖。八月十五的夜晚,當羞答答、慢騰騰的圓月攀上樹梢,堂屋裡的小方桌就被放到堂門前,長輩們恭恭敬敬地放上幾個小月餅,象徵著一家人團團圓圓。再擺上一個大月餅,拜過諸神,祈求五穀豐登和闔家平安。煩瑣的儀式進行完畢,月餅便被均分到每個人手裡,沉甸甸的,有著說不出的愉快。一家老小就這樣在圓月的夜色裡,或蹲或坐地嘮嗑起來,好不熱鬧。

如今,這樣的場面已銷聲匿跡。但每當中秋到來,這圓圓的月餅依然包裹著家庭的厚實感,滋潤著每個人的心田。

 

盡北飛·大雁

雁南飛,雁南飛,雁叫聲聲心欲碎,不等今日去,已盼春來歸,已盼春來歸……

大雁是遁入空門的鳥,他們沒有驚豔的外表,仿佛都是一個模樣。哪只消亡了,那嚴謹的陣隊中,總會出現一隻新的來頂替。見到大雁,他們總是在飛行。秋至,草木搖落而變衰,它們飛去;春至,木欣欣以向榮,它們飛來。從不在往昔作片刻的躊躇,從不在人間作片刻的停留。他們只是唱著歌,一年又一年。

於是,當人們憑窗仰望秋日長空,見到大雁成群結隊地經過時,總會為之所歎。人生也不過如此,億萬斯年,周而復始。那大雁,不正是人生的濃縮嗎。那大雁所要去的遠方,興許,就是自己的家吧。



                                                                                           *本文亦可見於《廈門航空》163期

评论
热度(28)
  1. 白晓忧風醬醬的人生才不會爬滿虱子 转载了此文字

© 白晓忧 | Powered by LOFTER